六氯环己烷

Spanish Lullabies

-突发恶搞ooc超短片段请不要殴打作者
-洋馆艺术节&洋馆英语学习班
-仁者见仁的伯恩哈德/伊普西隆(克劳斯)倾向,斜线什么都不代表
-都怪很卡大大。

一个晴朗的深夜,洋馆中大部分战士都还没有睡去。他们三两成群,和自己相熟的同伴相互交谈,或是自己独自一人呆着。天花板上悬着一个特制的金属笼,几朵人魂被关在里面,一亮一亮煞是好看。最近人偶总是一天不见踪影,只有在夜晚才会忽然出现,不久又匆匆离去。战士们乐得轻松,享受着他们生前少有的空闲时光。
洋馆的铁门轰然洞开,人偶站在门口,身后堆着比它高两倍的不明器械。客厅里的战士们面面相觑。
人偶面无表情地拖着这堆器械往楼上走,顺手拖走了泰瑞尔。
“帮我安装一下这个,装到二楼左手边那个空房间里。”它说。
工程师想都不想就要拒绝。
“不去的话,下次打龟就是你单吃。”人偶平板地说。
人偶头上的古鲁瓦尔多玩偶睁开眼,从泰瑞尔的白大褂里吸走了一张特3。

半个小时后泰瑞尔怒气冲冲地走下楼,嘴里念着些“打龟?状态组的事,能叫打龟吗?”“精算不可避”之类令人半懂不懂的话,洋馆上下充满了快乐的空气。
他走到客厅的一角,停下脚步。
他说:“人偶让你们上楼去开歌会。”

这里坐着连队成员们。人偶总是对这十几个人投注以较其他人更多的关注,也对他们有着更加苛刻到近乎荒唐的要求,故而他们也更习惯于人偶的胡闹。
伯恩哈德叹了口气,率先走上台阶。他们刚刚在聊据说不日就要来到星幽的米利安,此时伯恩哈德衷心希望自己能和他一样不用遭受人偶。
他推开了二楼左手边房间的门。

这个房间一向是空置的,里面没有家具也没有照明设备,因此大部分人都不会进来。而被人偶和泰瑞尔一同改造过的它此刻漆黑一片,只有一盏旋转的灯散出变幻莫测的诡异光芒。
人偶站在房间中央,对连队的男人们摆出欢迎的手势,房间前方的巨大屏幕在它的脸上打出蓝莹莹的光芒。
“欢迎来到第一届连队KTV歌会。”它说。

战士们用了很长时间才听明白什么叫KTV。但他们此刻并无唱歌的兴致,也对陌生的机器心怀警惕。
人偶适时地引入了一个名叫“真心话大冒险”的新概念。
敏锐地捕捉到了一些字眼,并且也确实曾是连队一员的罗索不引人注意地溜进了房间,这对于踩着八公分高跟鞋的他来说着实令人惊讶。

略过一些不太重要的所谓破冰环节,第一届连队歌会热热闹闹地开了起来。本质上仍然是一群年轻人的战士们对这种形式的群体活动好奇而雀跃,人偶提供的酒也确实缓解了一部分紧张的气氛。
伯恩哈德抽到了写着“大冒险”的卡片,不情愿地站起身。旋转的灯光晃得他头痛,并且他也不是很想唱歌。
在人偶用新月和迪朗达尔威胁他之后,伯恩哈德拿起麦克风试音。
“咳。……Your fingertips across my skin……”
低沉的男声唱起女性歌手徘恻又忧郁的情歌并没有料想中的那么突兀,但伯恩哈德和这首歌的反差实在是大了点。他的双胞胎兄弟率先笑倒在沙发上,随即挣扎着拿起沙锤试图伴奏。
伯恩哈德警告地瞪了他一眼,然后继续唱下去。他严谨的态度让他即使是在唱Almost Lover的时候也试图做到最好。为了避免尴尬和笑场,他冲着门的方向唱:
“You sang me Spanish lullabies
The sweetest sadness in your eyes
Clever trick...”

“Well, I never want to see you unhappy...”
伊普西隆蹙着眉推门而入。他找不到他的提灯。
哄堂大笑响彻了整栋洋馆,被充作吊灯的人魂不安地闪烁。

伊普西隆疑惑而不安。他不明白伯恩哈德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也不懂歌会为何物。固然他知道自己的表情一向被形容为“不高兴”,可是时间过了这么久人们都应该已经习惯了才对……
即使严肃沉默如伯恩哈德,此时也快要笑场了。他闭上眼,接着唱:“......I thought you want the same...... For ......me......”
伊普西隆有些惊恐。
然后他看见他来到这个房间的目的。他锃光瓦亮的提灯,现在正挂在房间的一角。曾经稳定而令人安心的明亮黄色灯光此刻一闪一闪地旋转出蓝紫色的的光辉。
伊普西隆深呼吸,拿出两张枪1,露出一个罕见的笑容……
评论(3)
热度(17)
想要评论。虽然写得很差但是想要评论
求你了.jpg
© 六氯环己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