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氯环己烷

一些已经发生、正在发生和将要发生的事

是愚人节点梗,结果假期结束了我也只写出一篇半(……)其他的也会陆续更新在这条lft,请等待并心怀希望吧。

哎我就O了怎么我艾特的人都看不见 垃圾lft你的艾特有什么用 之后写的会发新po装作我一个月更新很多的样子(……

都是1k字上下的短打,无可避免的OOC和捏造,每篇单独标明出场人物、分级和警示,请小心避雷。

那么↓



01. 塞佛特的早晨

-出场角色:艾伊查库(N1)、弗雷特里西(Lily)、弗雷特里西(M3)

-分级:Gen

-年龄操作

-轻微的R卡剧透(连队相关)

@Vita 



尽管已经到了热月,北班塞德的清晨仍然有些冷。弗雷特里西揉揉眼睛,决定爬出温暖的床铺。他的兄弟被老塞佛特先生带出去打猎,前一天就离开了城市,大概今天晚上才会回来。

他看见房间里那个男人的时候,竭尽全力才遏制住了那一声小小的尖叫。十二岁已经是男子汉的年龄了,男子汉从不尖叫!

那个男人穿着一身灰色的长摆大衣,领口掐一圈毛边,看起来柔软温暖。他有一头蓬乱的金发,让人想到秋日丰收的麦田。一只漆黑的眼罩盖过男人的右眼,另一只完好的眼睛如同天空般蔚蓝。

吸引弗雷特里西的并不是这个一大早出现在他卧室中的陌生男人,而是他牵着的狗……或者说可能是狗的奇异动物。它比男人还要高,脊背差点能碰到房顶。柔顺的灰色鬃毛披散在光滑的暗红皮肤上面。

它有两个头。


艾伊查库看着眼前警惕地握着一柄木刀的孩子哭笑不得。

在艾伯李斯特、古鲁瓦尔多和阿贝尔相继离开星幽界之后,他成为了第四个能够“复活”的人。他之前的复活者们杳无音讯,人偶也并不清楚复活之后会发生什么,去哪里,哪一年。但哪怕只有一丝希望,艾伊查库也要踏上这条路。

而这头地狱看门犬则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巧合——年轻的浪犬从未想过带什么星幽土特产回现世,但他确实没有注意到一枚不慎掉落在大衣口袋中的银币。

他露出一个自认为有魅力又亲切温和的笑容,向面前的小男孩询问今年是哪年,这里是哪里。

下一秒他听到小男孩自报姓名,感觉脸上的微笑有点挂不太住。

同时,他还要想出一个好的解释,来说服此时仍然年幼的教官不那么紧张。


值得庆幸的是,在这一天除了弗雷特里西以外,并没有其他人看到艾伊查库。塞佛特夫人前去好友家中做客,走之前叮嘱自己的小儿子不要到处乱跑。十二岁的年轻战士满口答应,转头就忘了自己说过的话,一脸兴奋地央求着“奇怪的大哥哥”带自己出门玩。毫无原因地,他就是相信对方有能够打败任何猛兽,甚至不惧怕涡的能力。

复活回到地面上的战士自然没有同意。最后他们达成共识,在塞佛特家的后院中和欧尔多斯玩了一整个白天的扔飞盘。年轻的塞佛特不无惊喜地发现,六条腿确实比四条腿跑得快上很多。并且他无端觉得眼前的巨大骸犬与自己在某种程度上有着相似之处,尽管他无法说出这种想法从何而来。

在午后的细碎阳光下,他用闪亮的眼神望着艾伊查库,希望他能够讲讲自己的冒险故事。“或者让我试着用用您的剑也行?”他这么说。


艾伊查库最终妥协,讲述了他的故事——略去了某些还不适宜小孩子听的暴力成分。说是他的故事也不全然准确,那是一个很多英雄们一同生活的故事。他们为了消灭最大的威胁聚集在一起,训练,战斗,有些活着,有些死去。

“……最后龙被最英勇的战士们杀死了,人类获得了平静而充满希望的未来。大部分英雄都在那一场战斗中死去,而活下去的那些将一直铭记他们的故事。”金发的战士用这句话为故事作结,随手揉了揉男孩尚蓬松柔软的头发。

男孩榛绿色的明亮双眼中充满憧憬:“我也想成为那样的大英雄!”

“那你一定能做到的。”年长的战士笑弯了眼,把弗雷特里西的头发揉得更乱一点。随后站起来,牵着巨大的双头犬,向他道别。

夕阳下银灰背影越来越小,最终消失在铁锈色的无尽夕晖中。十二岁的弗雷特里西总觉得,在今后的某一日,他们还会再次相见。



02.
光没了
-出场角色:伊普西隆(L5),人偶,玛格丽特,雨果
-分级:Gen
-含有大量毫无营养的吐槽和私设 

@硝姬 


洋馆光没了。
很难说这究竟发生在什么时候,对于某些人来说,他们睡前关灯,睡醒之后灯就再没亮过;对于某些人来说,他们在进行自己的工作时灯光突然熄灭,洋馆一时充满了愤怒的尖叫声。
没错,洋馆的照明并不倚仗那些幽蓝的蜡烛,而是来自……电能。在万圣节之时的温暖橙色照明是因为换了特殊的灯泡。
“可是星幽哪来的电和灯泡呢?!”有人不可思议地问。可是既然死去的人能走动说话,一个小小的戒指加上纹章就能变成双剑长棍甚至乐谱和怀表,怪物能变成硬币而硬币能变成奇异颜色的碎片,有电能又好像没什么可惊奇的。
一整天都不见踪影的人偶在晚上和同样失踪许久的侍僧们一同出现,红色玻璃珠制的眼睛在幽蓝烛火下闪着光——这次是真的蜡烛,路德在杂物间里翻了很久才找出两根。
“洋馆这边的电缆全部正常,电费也交过了,打电话给妈妈……圣女问了一下,那边的供电没有出问题。”
“所以结论是,洋馆灯泡坏了。”人偶面无表情地说。人偶头上的威廉趴头开始吐血,真正的威廉脸色看起来也不是很好。
所以洋馆有电缆。还需要交电费。电费要交给炎之圣女,就是那个三天两头要被人偶拉着去打打完还要大喊妈妈这是我的新男朋友我们要结婚了的那个大骷髅头。从圣女玉座到洋馆有远程输电电网。圣女是怎么发电的靠自己的头来火力发电吗不对大概是靠混沌元素吧不对这不是重点。洋馆没光你们的第一反应是去查电网不是灯泡吗是不是哪里不对。这个星幽界真的没问题吗,复活的人确定是真的复活了不是随便被丢进什么裂缝里了吗,这样的引导者没问题吗,朋友停一下?
上述言论在战士们的头脑中呼啸而过。
人偶顿了顿,若无其事地说:“伊普西隆,请你帮忙换一下灯泡可以吗?”
因为我们以前从来没换过灯泡,而且路德找不到梯子。
拥有泡沫般记忆的战士沉稳地点头,尽管他并不知道灯泡是什么,但是他觉得自己可以试试。

他们目前的照明工具有一些蜡烛,泰瑞尔的小太极不对电磁球,里斯的火,马库斯的眼睛,尤哈尼的光剑,还有玛格丽特。
洋馆中央摆了一张桌子,桌子上放了一把椅子,伊普西隆站在椅子上,玛格丽特打出一片恍惚的光,同时语音指导伊普西隆换灯泡,电磁球漂浮在他们旁边。
伊普西隆谨慎地握住那个小小的玻璃制品,轻轻一捏。
玻璃碴迎风飘洒,落在椅子上、桌子上和泰瑞尔的耳罩上,反射着幽幽蓝光,分外好看。
很少抬头的异界怪物愣了愣,玛格丽特捂住脸。

最后玛格丽特还是耐心地指导伊普西隆换完了灯泡,并且同时感受到了自己的儿子多么聪明温和善于学习。
目睹了整场换灯泡事件的雨果先生一脸恨铁不成钢地戳着伊普西隆的胸口:“下次我坐在你肩膀上换灯泡!!”
而在不久之后,由于洋馆迟迟未交电费而被圣女怒而断电,就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评论(2)
热度(10)
想要评论。虽然写得很差但是想要评论
求你了.jpg
© 六氯环己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