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氯环己烷

毛茸茸的小问题

·OOC

·大量私设,一点也不有趣的R卡捏他和剧透

·纯亲情/友情向,但是因为po个人的喜好关系或许会有一点双子/苹果组倾向,请注意避雷

·真的OOC

·刚才排版出了点问题所以重发一下什么你说现在排版还是有问题

 
那么开始吧。


**********

 

一个很不寻常的早晨,伯恩哈德长出了一双猫耳!

那是对漂亮的耳朵,乌黑油亮,柔软灵活,和暗紫色的发丝融为一体,浑然天成。

——顺便一提,他原本的耳朵还在原来的位置,头顶那对可爱的小东西看起来像个什么拟真程度极高的投影。而获得了猫耳的伯恩哈德本人,对此毫无察觉。

第一个发现这件事情的是他的双胞胎兄弟。走进卫生间的弗雷特里西刚刚醒来,睡眼朦胧,捂着嘴打哈欠的手在看到伯恩哈德的同时僵在了半空中。

“伯恩哈德,你的头顶……”他指了指。

“?”正在刷牙的伯恩哈德抬头看了看镜子,发型没有乱。他疑惑地看着弗雷特里西。

弗雷特里西:“没事,大概是我没睡醒……或者最近我和出叶前辈走得太近了吧……”

伯恩哈德是真的看不到他自己的猫耳,弗雷特里西动用自己最大的克制力不去伸手碰一碰它们。

 
***

 

伯恩哈德感到浑身不舒服。弗雷特里西从早上开始就在一直跟着他。

倒也不是说他会刻意和自己的弟弟保持距离,只不过今天的弗雷特里西确实有些反常。尽管二刀流剑士自以为掩饰得很好,可是伯恩哈德隔着半条走廊都能感受到聚焦在自己头顶的灼灼目光。他走得更机智了些。

难道来到星幽界之后,身高还会增加吗?……不,弗雷特里西已经三十岁了,已经过了会在意身高这种事情的年龄了!那么为什么要跟在我身后呢,弗雷特里西……!伯恩哈德有点焦躁地想。

不可以伸手,不可以伸手,不可以伸手,你可以做到的,弗雷特里西!弗雷特里西痛苦地想。他发现他可以从伯恩哈德微微垂下的耳朵尖看出他的心情,更痛苦了。

而且从小时候起不就一直是你比我高零点一公分吗!伯恩哈德想。

 
***

 

在星幽界,晨昏的界限并不分明。暧昧的天光让战士们的作息规律无所适从,是以无论在什么时候,都可能会有人或是睡眼惺忪或是神采奕奕地对你道一声早安。人偶的生活规律也无法作为参考,鉴于它大部分时间都会处于一种无知觉的昏睡状态——要不是它从未有过生命,这种状态可以被形容成“死”。

——而关于偶尔醒来的人偶会连续一整天带着某几个特定的战士冲进Raid讨伐,或者在天使大陆探索掉整整一个区域,又或是去亚历山大城对战三四十场,就是另外的故事了。

正如前文所述,在洋馆的任何时候都会有人刚刚起床。因此被称为恐怖双子的战士们遇到古鲁瓦尔多的时候,只是普通地向他道了早安。

“早安,弗雷特里西教官,”黑王子冷淡而礼貌地说,然后转头向伯恩哈德打招呼,“早安,伯恩哈德前辈。结果你和我一样,都是被……”

一个不免有些尴尬的停顿。

古鲁瓦尔多重新开口:“怀念之类的感情,对我来说是不需要的。”他神情不变,镇定自若,沉稳坚定,颇有王室风范。

——不,伯恩哈德,被猫耳缠身的只有你而已啊!

 

***

 

或许是伯恩哈德身周有着什么让人沉默的力场吧,又或者是因为那双耳朵与他实在太过相配了,整整一个上午过去,竟没有人冲上去和他说:“嗨赛佛特先生,你的头上有一对猫耳,你知道吗!”

取而代之的则是所有人都盯着伯恩哈德的头顶。他们之中的大部分露出一种奇妙的,惊讶、好奇与忍俊不禁相混合的表情;而另外一些则是展现出一个诧异、欣赏又满足的微笑——用更通俗易懂的话说,傻笑。
前一种人,比如说雨果·埃奇沃斯先生。他的声音颤抖,仿佛下一秒就要笑得滚在地上:“伯恩哈德!你,怎么会……为什么…………”——为什么长出猫耳的是你,而不是可爱的小姐姐呢??雨果一边忍笑,一边慨叹命运不公,无可奈何。

后一种人,比如出叶,几乎可以是算作着迷地盯着伯恩哈德的头顶。出叶努力保持沉着冷静,他说:“没有从涡的那一侧回来,就会变成你这样吗……”

出叶的理智接近断线,只有猫耳和可爱两个词被加粗标红初号字滚动播放。

如果不是亲眼看到,谁能想到伯恩哈德和猫耳竟能产生如此奇妙的观感呢?

“我并没有……”被留在涡里,伯恩哈德想说,况且这难道不应该是你们面对克劳——伊普西隆时的限定台词吗?但是随即他就想到了自己迈向决战的记忆。伯恩哈德·赛佛特,享年30岁,似乎确实没有从The Eye中出来。被困在有着相似风景的无尽回廊中的异形放弃辩解,而与此同时其他所有人都看到他的耳朵沮丧地低垂下来。

在他身后,依靠双胞胎的心有灵犀或者其他什么超自然力量敏锐地察觉了他的想法的,同样没有从The Eye中生还的,仅存意志的异形正一脸惊悚地想要确认自己有没有一对类似的耳朵。

 

伊普西隆提溜着一只妖精妃大步流星地从门外走来,刚好听到了这一切。怪物泡沫般的记忆中有什么浮现出来:那是对我的限定台词!

伊普西隆有点生气。

伊普西隆越过所有人的头顶看到伯恩哈德头上那对猫耳,愤懑与不满都在那一刹那烟消云散。这是他所熟悉的东西,他想,这是那些异界科学家们给自己造物的标志…… 伊普西隆领悟到了一种崭新的感情,普通人把它称为他乡遇故知,而怪物还未给它命名。

他走到出叶和伯恩哈德之间,无意间挡住唤雨者的全部视野。怪物面色无虞,凝重道:“我看到了熟悉的东西,你原本的世界是哪里?”

 

伯恩哈德看到有伊普西隆站在出叶和雨果的方向,一时僵硬了。

猫耳迅速地翘起来,神采奕奕。

克劳斯……

“你还记得关于我的事情?”他试探性的问。

怪物摇摇头:“我对它们很熟悉。”他指了指猫耳。

“……?”伯恩哈德疑惑,“我想问很久了,我头上有什么东西吗?”

伊普西隆的手捏上猫耳。

伯恩哈德毫无感觉。

“只有怪物才能看到的象征吗……”伊普西隆的眼神有点黯淡,他把手中的妖精妃递给伯恩哈德,转身离开。

 
伯恩哈德下意识接过妖精妃,心里惊涛骇浪。

——妖精妃!我的生命之光,我的欲望之火,我的灵魂,我的罪孽,我的三直伤……!我发誓爱你,敬重你,无论是近距还是远距,直到死亡将我们分离……

 

雨果的内心也惊涛骇浪。

伊普西隆送别人礼物了!

雨果又欣慰,又气愤,又怅然若失,他此时的心情微妙地像个发现女儿交了男朋友的傻爸爸。年轻的A中队队员看向自己后辈的眼神带了一点若有若无的杀意。

可是伊普西隆那句话又是什么意思呢?他平常会说,闻到了熟悉的气味,况且他也不是第一次见到伯恩哈德了。那么伯恩哈德身上有什么是让他感到熟悉的呢……

雨果抬头望着伯恩哈德,转身以更大的仰角望着伊普西隆,惊恐地听到自己的颈椎发出一声钝响……

妈的188,妈的202。

红发的盗贼从未发现伊普西隆头上有两撮从某个特定角度看很像猫耳的头发。

他当即反应过来:这是猫耳的战士们之间的互相吸引!想必是伯恩哈德的猫耳使伊普西隆想起异世界的某些部分了……

 

伊普西隆的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想走开。怪物并不关心他人的心理活动,他现在只想找点东西吃,鉴于他刚刚把午饭的原材料当作见面礼送出去。

“伊普西隆!”雨果在后面喊他,声音饱含感动与慈祥。

怪物停下脚步,转过身去。

“雨果,”他说,“你也饿了吗?要和我去找午饭的材料吗?”

雨果崩溃大喊:“你能不能不要再出去找怪物吃了呢??洋馆的食堂是全天候供应的,你为什么不能吃食堂呢???伊普西隆???”

“不过我想和你说的是另外一件事了……”伊普西隆没来得及说话,就听到雨果这样说。

 

雨果凭借与双手同样灵巧的口舌向怪物以及所有在场的人解释了这个误会,伯恩哈德终于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

“猫耳吗……”他用没有拎着妖精妃的手摸上头顶,什么都没感觉到。猫耳颤了颤。

“我记得愚人节是在三个月前。”他皱起眉说。

 

***

 

在洋馆中,消息流传的速度如同长了翅膀。伯恩哈德拥有猫耳这一新闻以连队为中心迅速地辐射到整座洋馆,而他本人的态度也从“你们都这么闲要来和我开玩笑吗”逐渐变化为“是的,我看不到也感觉不到,这很令人难以置信”。来参观猫耳的人络绎不绝,上到索迪亚克,下到尹贝罗达。

“……这对耳朵的成因还有待研究,但将其与此前类似相关案例对比,它们有极大可能性将在24小时内消失。在此期间请尽量不要摄入酒精、咖啡因和辛辣或过咸的食物,有可能会造成不可预知的影响……假如有身体方面的不适,我会很乐意帮忙实……检查的!”戴着眼镜的金发少女面色微红,语速很快地向伯恩哈德解释他的“症状”。C.C.抱着玛格丽特的球——浮空记录仪——还是球,记录了耳朵的全方位影响,匆匆忙忙地道谢并离开了。“这是很宝贵的研究资料,谢谢您的配合!”她说。

这件事甚至不知如何将原本沉睡的人偶惊醒了。她跌跌撞撞跑到伯恩哈德面前,头顶的趴头娃娃唰啦一下张开漆黑的翅膀。受限于材质的人偶面无表情,语气却有着近乎人类的惊喜感。她给全洋馆放了假,并且锲而不舍地想让伯恩哈德说一声“喵”……

伯恩哈德没有这么做。

 

***

 

  连队毁灭之后,古鲁瓦尔多的那只猫——不,好像是C.C.的?——怎么样了呢?更晚些时候,弗雷特里西裹着一身氤氲水汽从浴室里走出来,一边草草擦着头发一边漫无目的地想。

“……弗雷特里西,……关灯……Zz”咖啡因摄入不足的伯恩哈德已经无法保持清醒,一不小心就跌入了梦境。即使是伯恩哈德,在睡眠时也会露出比平常更温和一些的表情。

弗雷特里西走到兄长床前,鬼使神差地轻吻了一下他的额头,就像很久很久以前,他们的母亲会做的一样。

那时的生活平凡而快乐,年轻的赛佛特们还不懂什么是痛苦。

 
评论(4)
热度(47)
想要评论。虽然写得很差但是想要评论
求你了.jpg
© 六氯环己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