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评论。虽然写得很差但是想要评论
求你了.jpg

Everything’s Alright

是我。总之因为脑洞停不下来所以写了一点东西然后决定发上来装作我很勤快的样子,看到这篇的大家想必都熟知某人剧情了但是这次意外的没有很多剧透呢!因为是与朋友的聊天记录整理出来的所以分段非常多看起来很烦但是随便吧。特别ooc。

Summary:伯恩哈德想要平静的生活,他得到了。

如果可以的话↓↓↓



夏天的午后,阳光正好。伯恩哈德坐在客厅里看着电视。

班塞德很少有这么温暖的阳光。伯恩哈德心不在焉地想着一些琐事。

草坪好像该修剪了。啤酒是不是还没买。上次■■说过房顶上要搭一个小温室,得买塑料膜。隔壁家的猫老是跑到院子里来。要找个时间去修一修篱笆。

这是很寻常的一天,伯恩哈德很寻常地度过了。明天他还要回一趟父母住着的老房子,参加一场烧烤宴会。

 

第二天,他回到了自己长大的家(虽然离他的住所只有两条街远),欣慰地发现陈设还是以前的样子。老赛佛特夫妇年纪大了,但对自己儿子们的爱没有减少。

弗雷特里西在中午回来了,带着一位年轻的女性。“这是■■■,我的女朋友!”他骄傲又有点脸红地向全家宣布,女孩子温婉地低下了头。“■■■吗,是个好名字啊。”赛佛特夫妇这么称赞着,显然对她很满意。
“哥,你也差不多该考虑一下婚姻大事了吧?”弗雷特里西调笑地问伯恩哈德,后者不咸不淡地回应了两句。

——弗雷特里西,会叫我哥哥的吗?这个问题在伯恩哈德的脑海中盘旋了不到一秒钟,就被家族团聚的喜悦冲淡了。烤肉非常好吃。

 

这一天晚上塞佛特两兄弟留宿在老房子里。他们分别住在自己以前的卧室里,■■■单独住在楼下的客房。屋里的陈设一如往常。

——这里应该有两张床。在进入梦乡之前的一刹那,伯恩哈德忽然这么觉得。但是这种感觉是毫无道理的,毕竟塞佛特兄弟自从十五岁起就搬到了两间卧室里住了。没有等他细想,伯恩哈德就被梦境吞没。


“……队长!伯恩哈德队长!……醒一醒!”
……是谁啊。好吵。
“——队长!振作一点啊!”
……想睡觉。

“——是的,▅▅技官,是没有见过的新生物……”
……能不能安静一点,现在还是夜里吧?……

从不知有多远的地方传来了男性焦急的说话声。明明似乎是大喊着,但是却感觉是从很遥远的地方传来的一样。但是,那声音又清晰地在耳边反复响起。
“……似乎是注射了致幻类物质的样子,被捕获的人都不反抗了——”

……但是真的很烦。第二天还要早起去帮■■搭温室,能不能让我睡啊。
……■■,是谁来着?
……想不起来。但是,应该也不是很重要吧。 

“该怎么办啊!总不能让大家都白白牺牲——”
……能不能麻烦你闭嘴,有什么事情去问米利安不就好了吗?
………………
…………米利安,是谁?

……我认识这个人的吗?

渐渐地,男性的声音变小了。不,比起说变小,不如说是离自己更加遥远了。
——这样很好。让我睡吧。朦胧的意识里,这样的思绪飘浮着。


——不可以睡。
是什么尖利刺痛的,如同针扎一般的细小思绪浮了上来。

——不可以睡。要醒过来。
——要活下去。要复仇。要让“涡”从世界上消失。
——不可以睡。醒过来。
……………………
……“涡”是,什么?
……要为谁复仇?

……是,梦吗。
男性的声音更加遥远了。伯恩哈德感觉自己在渐渐地沉入深海,那声音从水面上传下来。但是深海是温暖的,他在里面感到很安心。

 

>A.睡吧,明天还要早起。
>B.……不可以睡。

 



选A请下拉!选B请迅速略过下面的部分然后疯狂下拉!懒得做超链接所以很简陋!对不起!






 

>>>A.睡吧,明天还要早起。


烦人的声音终于渐渐消失了,伯恩哈德沉入了甜美黑暗的梦乡。

第二天也是寻常的一天,伯恩哈德起来,先送走了弟弟和准弟媳,然后去市场采买啤酒、建材和其他东西。他顺便买了一点猫粮和一点牛奶,准备给会溜进来的猫当加餐。
工作进行得很顺利,一天很快就结束了。 

弗雷特里西和■■■在年底结了婚,第二年就生了个男孩,绿色的大眼睛很像他的父亲。
生活按部就班地进行着,虽然没有什么惊险与波澜,但这种平稳安定的生活已经足够了。

偶尔,伯恩哈德在修剪草坪的时候,会无意识地哼起一些歌。
那是他理应从未去过,也根本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连队里的歌。
-End1 泡沫-

 

 
















































>>>B.……不可以睡。


不可以睡。无论如何也要醒过来。

非常反常的思绪,反复在脑中盘绕着。像是细微但坚定的呐喊声,一遍一遍地重复着。沉入深海的男人握住了细小的蜘蛛丝,被拉上海面。
“——”
伯恩哈德睁开了眼睛。

他惯用的圣剑已经脱手,插在了深红色的厚重土壤上。身周围绕的是奇异的藤类植物,一圈一圈盘在身上。
——是核心生物。伯恩哈德迅速地做出了判断。
他伸手,握住了剑,将藤条砍成碎片。核心生物的抵抗十分微小,似乎是以生物毒素为主要攻击方式的植物。

这一次的核心回收工作有惊无险地完成了。这只是伯恩哈德在连队的十四年中,很普通的一次经历而已。
——然后。
3389年。

在无尽回廊中重复着绝望经历的男人,也曾经想起过,在幻觉中照射在身上的阳光。
虽然是幻觉,但确实是非常温暖而舒适的阳光。
-End2 深渊-

 

 


评论

热度(9)

© 六氯环己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