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评论。虽然写得很差但是想要评论
求你了.jpg

Lay Your Weary Head

-伯恩哈德年龄操作

-不知道算不算剧透但是反正这些剧情大家应该都看过了

-不是原作背景,但也说不好是什么AU


↓现在点叉还来得及↓


伯恩哈德七十岁了。现在他是一个高大、阴沉、严肃的老人,锐利的目光审视着每一个人。他的身体仍然硬朗,能够健步如飞地登山,剑术也随着岁月的磨砺越来越老辣,只是偶尔会被忽然袭来又忽然离去的头痛困扰。他愈发瘦削,但松弛下来的皮肤掩盖了他凹陷的脸颊。他的头发依然浓密,只是年轻时的漂亮雾紫色早已褪去,成为了反着光的银白。他与他的兄弟住在街道尽头的老房子里,来往的小孩子总是恐惧又雀跃地盯着那栋房子,窃窃私语着房子主人的身份——吸血鬼,还是恶魔?老赛佛特不可能是狼人,他完全不像——你说他会不会是吸血鬼猎人?说不定,我觉得靠谱。

弗雷特里西·赛佛特自从三十岁之后再也没有变老,时间遗忘了他。此刻的他与讨伐The Eye时的他长相并无不同,只是经历了更多的事情。他与他的双胞胎兄弟站在一起,看上去就像年轻的儿子陪着老父亲。

 

伯恩哈德八十岁了。他的脊背依旧挺拔,眼神仍然犀利,只是风湿和高血压如同附骨之疽一般折磨着他。他逐渐变得不乐意出门,而更想坐在阳台的摇椅上享受阳光,膝上再搭一条小毛毯。他睡得越来越早,醒得也越来越早,并且终于摆脱了无穷无尽的关于过去的梦。他像所有的老人一样变得多话,总是与弗雷特里西说他们过去的故事。他不再像剑锋一样锐利,对世界和自己都温和了一些。

 

伯恩哈德九十岁那年的平安夜下了大雪。老房子里壁炉烧得如同炎夏,但伯恩哈德仍然多加了一件衣服。为了他的血管,医生禁止他再喝酒喝咖啡,但伯恩哈德觉得一瓶苹果酒总不会出问题——那和糖水没什么区别!

可能是那微不足道的一点酒精仍然起了作用,今晚伯恩哈德格外絮絮叨叨。他说在连队时尹贝罗达的冬天一点都不冷;他说现在的我再去讨伐The Eye一定是第一个死的,但还可以训练那些小鬼;他说起武装艇、核心生物和圣剑;他说起高傲的工程师们和酒会;他说起他们幼时差点走失在障壁外的那一次;他说弗雷特里西,我觉得从那个时候起我就已经比你聪明了;他说下雪后胡桃的新芽;他说树枝上的大山雀。弗雷特里西以沉默回应他。

伯恩哈德突兀地停止了回忆。他抬头看自己的兄弟,碧绿如沼泽的双眼依旧清明。

“弗雷特里西,我要死了,”他说,“而你还年轻。你要活下去……你要活下去面对未来,这是我对你一直的期望。”

他这么说,像是临终祖父嘱托年幼的孙子。弗雷特里西没有回答,露出一个悲伤的微笑。

 

圣诞节的早上,街道仍然被厚雪覆盖。伯恩哈德·赛佛特被发现死在了家里。他直到死亡来临才终于露出笑容,宛若游子归家般安详放松。

人们对这位老人致以深切的哀悼,他们说老赛佛特是个好人,只是年纪大了,精神方面也出了点问题,总是对着空气说话。

伯恩哈德·赛佛特下葬的一日,院子里的胡桃长出了第一颗新芽。


评论

热度(20)

© 六氯环己烷 | Powered by LOFTER